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泉州二院加密医保卡被盗盗刷者现身

发布时间:2020-11-23 03:37:47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昨日下午,医院、民警碰面研讨此次事件

马阿姨遭盗刷的医保卡被追回

马阿姨医保卡遭盗刷一事,于昨日终于水落石出。

柳某玲,确实是拾卡者和盗刷者;而泉州二院的收费员吴某忠与柳某玲是亲戚关系。

7月初,老人拾到医保卡后,听别人说“可以拿别人医保卡看病”,便冒险托吴某忠更改卡中名字,方便日后刷卡看病。

事发后,在本报记者的连续追查下,吴某忠和柳某玲越来越坐不住,便主动提出还款。昨日,她已将医保卡转交给警方。

鲤城公安分局法制部门昨日对此事作出认定:柳某玲的行为属不当得利,是侵占行为。但因涉案金额较小,且已主动退还财物,并取得谅解,故决定不追究其刑事责任。

泉州二院纪委书记刘惠民就此事再次回应,感谢本报此次调查对院方的警醒,并于警方结案后,严肃处理违规操作的吴某忠。

事件原委:柳某玲确系盗刷者本人,案件初步认定

捡到卡心存侥幸 托亲戚两改姓名

开元派出所经办民警介绍,柳某玲确实是一名74岁疾病缠身的老太,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行动不便,所以民警没有传唤其至派出所内,而是上门拜访。

昨日上午,民警到柳某玲家中做笔录,根据笔录及其交出马阿姨丢失的医保卡,警方确认其确为盗刷者本人,其盗刷行为是其个人行为。

柳某玲交代,她于今年7月初在泉州二院门诊大厅楼梯上,拾到马阿姨丢失的医保卡,后将其带回家中保存数天。其间,因听到旁人提及“可以拿着别人医保卡看病”,柳某玲就动了念头。

泉州二院的吴某忠恰巧又是柳某玲的亲戚。7月10日下午,柳某玲便带着拾到的医保卡,在没有提供相关证件和证明的情况下,第一次让吴某忠帮忙将卡中姓名更改为虚构的李某华。

随后,柳某玲发现确实可以改卡,且“没什么后果”后,柳某玲心想“还不如把卡改成自己的名字更方便”,遂于次日上午再次托吴某忠进行改卡,之后便连续4次带着改过的医保卡找相熟的李医生就诊开药。因柳某玲是位老病人,李医生并未发现柳某玲冒用别人的医保卡。

当事人心慌意乱 主动退还钱和卡

经办民警说,柳某玲老人身体虚弱,事发后十分害怕,主动提出补偿马阿姨损失的钱款,并委托吴某忠等人做“中间人”。昨日,柳某玲将马阿姨丢失的医保卡交给了警方。

根据柳某玲的笔录等调查结果,鲤城公安分局法制部门昨日对此事作出认定:柳某玲拾取马阿姨丢失的医保卡,此后委托他人改卡、持卡就诊的行为,属不当得利,是侵占行为。但因涉案金额较小,且事发后能主动退还侵占财物,并取得谅解,故决定不追究其刑事责任。

院方责任:院方领导回应质疑,将严肃处理吴某忠

有人违规有人马虎 医院原有明文规定

昨日下午,泉州二院纪委书记刘惠民带领相关科室负责人,对于本次事件中本报调查提出的几个疑点,再次一一作出回应,其中大部分与记者的调查结果相符。

对于吴某忠违规改卡的行为,院方信息科黄科长说,病人进行医保卡信息修改十分常见,但修改仅限于医院内所使用的数据库。

即便如此,病人提出的修改要求,也必须提供包括身份证复印件、就诊凭据等多份证明,院方的收费员才能进行修改,这些环节是卫生部门和医院都已明文作出的规定和制度。吴某忠的行为违规,主要是个人行为,并不能说明泉州二院对医保卡的管理存在重大漏洞。

对于编号“9999”医生开出药方的问题,黄科长解释,据医院调查组对该院急诊药房工作人员进行问话,得知柳某玲于7月18日、26日两次持医生手写处方至药房开药,工作人员未对处方上医生姓名进行认真核对,在开药记录—开药医生一项中随意选择,选中了列表中排名首位的“9999”系统管理员账户。

医院管理存在不足 将严肃处理吴某忠

刘惠民表示,泉州二院对医保卡的管理都有明文规定,本次事件中收费员吴某忠的违规行为是个人行为,但本报详尽的调查报告仍指出了医院在管理中存在一定的不足之处,院方感谢报道带来的警醒,将进一步加强管理,要求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全体工作人员,严格遵守相关规章制度。

刘惠民还表示,在本报连续推出详尽的调查报道后,院方高度重视,紧急召开医院领导班子参加的会议,组成相关调查组,在警方介入调查之后,也积极配合。针对此次事件中吴某忠的违规行为,院方将在警方的调查结束之后,参考警方和院方调查组的调查记录,经过医院相关部门的讨论,依照相关制度,严肃处理吴某忠。

□快刀短评

警钟应该敲响

N蚕子

经过本报连续多日的追踪报道,医保卡遭盗刷事件终于水落石出。

警方说,事发后,柳某玲老人十分害怕,主动退还盗刷的钱款和医保卡,因此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医院也表态将对收费员吴某忠进行严肃处理。

事情发展到此,算得上基本圆满。然而,警钟应该才真正敲响。

一个生重病的老人,一个普通的拾卡者,因为心存侥幸,因为医院有亲戚,就顺利地将拾到的医保卡“变废为宝”。

因为是亲戚关系,就大开便利之门,因为看不懂手写处方,就随意选取一名负责医生。这种“随意”发生在医院,实在让人担心。

医院拿出自己的《明文规定》,来证明制度上不存在重大漏洞,坚称吴某忠的违规行为是个人行为。然而,如果制度只是停留在文字,不深入人心,不执行到位,这样的制度能称得上是没有漏洞的制度吗?这样的错误只是简单的个人错误吗?难道非要有“重大”漏洞才值得警醒吗?

我们赞扬医院在此次调查中表现出来的积极配合态度,但一想到全市还有80万的医保卡没有设密码,还有人可能捡到医保卡,还有人在医院会有亲戚,“被盗刷”这根弦就无法放松。(N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涂传之 黄谨 见习记者 刘琼宇 李梓召 文/图)

国产嫩模刘飞儿美胸丰满惹火诱人

大槻响HND459步兵番号及封面

施诗高清

娇嫩少女爱尤物琪琪大胆欧美人体摄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