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23:08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决是被我"收集"回来的。决最吸引我的是他那双眼睛,黑白分明中带着纯真和忧郁。当我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就决定要"收集"决一段时间,让我好好看这双酷似建的眼睛。自从建离开我后,在这几年间,我就发疯似的去收集凡是五官有一点象建的男人,在家里"摆放"一段时间,再用手中的财富把他们打发走,从来没有任何麻烦,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抵抗我的高额"遣散"费。他们总是走得无声无息,过后,我就不再记得他们的名字。决就是 在我这样的心态下,被我"收集"在家里的。

决的那双眼睛实在象及了建,黑得发亮,很清澈,睫毛又长又密,眼里流动着光彩,而又 有一 抹挥之不去的忧郁。他是到我的公司应聘的。具体的应聘职位我已不记得了,只是我偶然走出办公室时,看到走廊里坐着的他,他抬眼望我的那一刹那,我已经被他的双眼迷住了。很快的,人事经理送来了他的资料,当他拘谨地坐在我办公桌前的时候,我微笑地告诉他, 我已 决定聘请他,但工作地点不在此处。他高兴地差点喊了出来。表情兴奋到了极点, 丝毫没有一点怀疑。我说:"五点后,请你来我的办公室,我会带你到你的工作地点的,现在你可以先去人事部登记一下。在那一刻,我已决定跟人事部说,让他担任我的私人司机,因为我瞟了一眼他的简历,专长一栏上写着"有驾驶经验"。人事部向来对我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决就这样 被我留了下来。

下午五点,决很准时的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他的脸因为兴奋而红红的,眼睛乘满了兴奋,他的皮肤很白,头发很整齐,身上的衣服很旧,但却干净。他很谨慎的表情让我清楚的知道,他涉世不深。我带着他走出办公室,然后下车库,跟他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就坐进了我的坐驾。我将车开出大厦,一直奔上马路,我看见决很认真的看我驾驶汽车,一声不吭,黑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将车开得飞快,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决的样子很紧张,他大概是被我的高速驾驶吓住了。大概四十分钟后,汽车停在了我的住宅前,我的住宅在这座城市的边缘,空气比市里好上一百倍。我喜欢这里幽静的环境,和轻新的 空气。我把汽车停在车 库里,示意决和我一起下车,决显然是被眼前的环境吸引住了,但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东张西望,我被他可爱的表情逗笑了,说:"不用紧张,如果你愿意看,就随便看吧。"他的脸红透了,黑眼睛看着手中的行李,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我。我没有再说话,让他跟着我进了大厅。

宽姐照例在客厅迎接我,她接过决手中 的行李,问了一句,"开两个人的饭? "我点点头。她走开了,她从小把我带大, 简直视我是她心中的神明。她很快走进厨房准备晚餐。

我把决带进书房,我示意他坐下,他中规中距的坐下,很勇敢的看着我,似乎等 待着我派他上战场一样。我对他笑了一笑, 说:" 今天早上跟你说过了,你的工作地点不在我办公室,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帮我开车,也可以留在我的住所里帮我料理我的住所,随便你选,只要你帮我工作就行了。吃住我会全包,工资随便你开。" 他诧异地看着我,显然已被我的条件蒙注了,他喃喃地说:" 王总,工作由您决定吧。 工资我不计较,您能给我工作,我,我。。。。。。。"他已不会将下面的话说下去了。我摆摆手,接着说:那好,那你就留在我的住宅里,帮我照料我的房子吧,工资 每月两千吧。好,我们一起下去吃饭吧。"我干脆而利落,决没有任何说话的时间。

决就这样,留在我的住所,帮我管所谓的物业。

我对我 "收集" 回来的男人,从来都是不过两个月,就被我"遣散"的,他们没有任何的意见,一来是我的高额"遣散"费,二是他们从来就不知道我的用心。他们只会认为自己工作没有作到家,从而得罪了我这个不太说话的女老板。其实是我对他们已经腻烦了。

决对工作是很认真的,他总是帮宽姐把屋里打扫得很干净,屋外的花草也修剪得很整齐。每天总是默默无言的,黑眼睛的那一抹忧郁总是藏在深深的眼珠后面。宽姐对我说:"这孩子,一定有很多心事。" 我对此,付之于一笑应付,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他的心事,我只知道他的眼睛跟我远去的建极为相似,是他的一双眼睛暂时留住了他。

一个很清凉的夜晚,我喝了很多酒, 一大帮员工为一年一度的十天集体年假而开了一个大食会,他们边说边拼命灌我喝酒,说是老板一年辛苦,应该好好慰劳一下。我也放下平常冷若冰霜的脸孔,跟他们尽情的喝。在我还稍微有一点清醒的时候,我打车回了家。宽姐大概已经睡了,屋里很静,我一边唱歌,一边不知是走着,还是跳着上了楼,楼梯几次把我拌到。在黑暗中,有一双手扶住了我,一双黑眼睛闪着 一到黑亮的光,我紧紧地抱着那个在我身后的身体, 似哭似笑地喊着:建,是你吗?你回来了,来看我吗?别走了,别走了,好吗?" 我觉得我在猛烈的呕吐,我紧紧抱着的人一反手,把我抱着上了楼,他的动作很轻,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转身要走出去。我紧紧拉着他,似乎怕失去什么,不愿松手。我很快的脱掉身上的衣服,跟前的人似乎愣住了,我趁此机会,把他紧紧的抱住,将他的头按在胸前,我感到了他的颤抖。他颤抖的抚摸我,发烫的嘴唇吻着我的唇。我醉得更厉害了,只觉得那种好久没有的快感布满了全身。我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

我不知睡了多久,在一遍阳光灿烂下,醒了。我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身上整齐的盖着被子。想想醉酒的晚上,和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我知道那天在我床上的男孩是决。我慵懒地笑笑,忽然有一个我觉得很刺激的想法。下了楼,看到决穿戴得很整齐的坐在客厅里,旁边放着他的行李。他低着头,脸涨得通红,黑眼睛里有一层厚厚的水雾。他似乎哭过。 我对他笑笑,很从容的说:"怎么,你想辞职?"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说:"即不想辞职,就留在这, 昨晚,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如果想继续留下,就留下吧。"他抬起 头,带着水雾的黑眼睛闪过一丝迷惑,点点头,提起行李,走了进去。我心中不禁一声感叹:"真是个孩子。"

接下来的十天,我都躲在家里,其实我是一个害怕应酬的人。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宽姐是一个很知疼知热的人,只要我一在家,她就会倾尽全力去弄菜弄饭。决还是默默无语的,干着他的活,他的活不多,但我却看不到他停下来。晚饭后,我把决叫进了书房, 决很拘谨地坐在我对面, 我决定将我那天的想法告诉决。我开口说:"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我们来谈谈条件,如果你认为可以接受,你就接受,如果你认为无法接受,那做完这个月,你就可以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我"收集"回来的男人谈话,不知为什么, 决身上有一种东西吸引着我, 我突然想了解他更多, 也突然想让他成为我的情人,他身上那种纯净的气质让我觉得放心。 我告诉决我的想法。他听完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显然明白,什么叫情人。但他的确很需要钱, 这一点我很清楚,也使我相信,他会接受我的交易。 果然,决同意了。他低垂着双眼,说:"王总,我答应你,你每个月还给我两千块钱吗?" 我笑着说:"你是我的人,钱随你花。"他坚定的说:"不,我只要两千块钱。" 决是个执着的孩子。

就这样,我和决同居了。他的身上总是洋溢着青春的男子气息。自从建离开后,我拒绝任何想与我有肉体关系的男人,感情的闸门更是关得紧紧的。但决的干净和单纯,却使我愿意和他保持肉体的关系。他带给我肉体上很大的满足,因为他很认真地尽量使我快乐。

后来我知道决的家庭很艰难,他的父亲原本是个工程师,在一次试验中,氯气中毒,丧失了劳动能力,只能返回原籍,靠研究院的微薄工资养着。决的母亲由于忍受不了贫困的生活,离家出走,扔下决和比他小六岁的弟弟。决高中毕业后,决定出来打工,给弟弟挣学费,也能给父亲多一些营养费。怪不得决看起来不象农家的孩子,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书卷味。

几个月过去了,我和决的同居关系依然维持着,他已完全搬到我的房里住,他依旧默默无语,黑眼睛的忧郁还是深深地藏在眼里。我几乎不过问他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只是当他在床上很深很深地看着我时,我知道他内心有很多心事,但我总是视而不见,我每月如期发给他"工钱",每次,他从我手中接过钱时,嘴角总是抿得紧紧的, 一声"谢谢"后, 转身就走。

一次疯狂的云雨后,我说:"我已经帮你报了一个补习班,你去上吧,半年后,去考大学。"他默默地躺着,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转身看着他,他的脸沉浸在一片月色中,黑眼珠闪闪地发着亮,尖尖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唇。他,其实除了眼睛外,有一张很清秀的脸。他发现了我对他的注视,别过脸来,他突然吻了我一下,说:"我想吻你,行吗?"我转过身,笑了一声说:" 我不习惯别人的吻,你不要对我太认真了,说不定,哪天我就对你厌烦了。 我是很容易烦一样东西的。" 身边的他,沉默了,我听到他转过身去,我知道他将一夜无眠。我开始担心他对我认真了。

决开始上补习班了,学校离我的住宅很远,决坚持每天骑自行车去,他除了我的两千元,拒绝我的任何馈赠,就连自行车,都是他用自己的钱买的二手车。因为他是高三旁听生,学校不安排任何住住宿,他只能每天来回跑。有的时候,我很佩服他的坚毅。他的底子很好,补习对他来说,不过是帮他巩固一些基础知识。他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他和宽姐处得很好,宽姐很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但她从来对我都纵容得要命,她很喜欢决,她甚至天真地想,决会照顾我的未来。我总是对她的天真,付之一笑。

公司的业务在过了淡季后,忙碌起来,除了维持与老客户的关系,我还不断开拓新的业务。我每晚回到家的时候,已近乎深夜,我床上的被子总是很整齐地铺开,决躺在床的另一边,他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很规矩地睡着。我一般和衣躺下就睡,第二天早上,决的那一边整整齐齐的,宽姐告诉我,他一般六点钟就出门,早餐一般在路上买个面包啃。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放了同事们的假,自己也想早点回家睡觉。 回到家,客厅里,宽姐在看电视,她的自娱自乐精神,总让人佩服,她能在电视节目里找到无穷乐趣。看到她聚精会神的样子,我没有打断她的兴致,而是悄悄的回了房间。我房间的小台灯正放着暖暖的光,决不在房里,他一般在另一个房间看书,因为我说过,他除了睡觉,不许在我的房间逗留。他默默地接受了我的无理要求。洗过澡后,我美美地躺在躺椅上,我想看一会报纸,谁知刚一坐下,我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门响了一下,一个人走到我跟前,我想看,可是眼睛却无法挣开,那个人轻轻地为我盖上被子,突然紧紧地吻我的唇。我终于睁开了双眼,是决,他被我吓了一跳,从我身边弹开,愣愣地看着我。我疲倦地笑了,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我说:"决,将你最美好的吻,留给爱你的人,你知道,我不会爱你,你不必对我认真,对我认真,只会让你受伤,也会让我受累。记住,我会随时终结这个交易的。"决默然了,默默地上了床,闭上了眼睛。

转眼间到了高考的报考期,决必须回到原籍去报考,他告诉我他决定报考本城的一所名牌大学,并考外语系。 我对他的决定没有太多的意见,其实当他告诉我他的决定时,我正考虑着另外一件事,我决定合并另一家经济出现问题的公司,如果合并成功,这家公司能做我们生产商,因为她的基础很不错,只是经营不善而已。决知道我对他的心不在焉,跟我说了一声"再见"后,就匆匆上路了。其实,我并不确定他是否还愿意回到这里来。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他,不过是我付工资的伴侣而已,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找十几个。

合并的事情进展得不太顺利,一来,原公司的人大部分不愿意合并,因为合并意味有一半的人失业,二来,我公司的几个股东,也不愿意和并,认为出这样的价钱去并一家效益不好的公司,毫无意义。在事情进展得不太顺利的时候,我遇到了陆正野,陆正野是对方公司的执行副理,他极希望合并,因为他认为他们公司不合并,将毫无发展前景,他以他的个人魅力,排除种种阻挠,终于使合并的事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而我也开了无数的会,做了十几个计划书,得到了董事会的最终同意。两个公司终于合并了,陆正野做了生产部的经理。陆正野毕业于名牌大学,是个很精明的人。在此次合作中,我们建立很好的关系,我欣赏他的果断和精明。陆正野是个充满活力的人,我们很快又成了球友。

每到周末,我总是约上美丽,陆正野和他的弟弟一起打网球。美丽是我从小的朋友,是个善良而娇气的女孩子。美丽一见陆正野,已经对他很有好感,但陆正野总是很有分寸的应付美丽,既不会对她太轻热,也不会得罪她。美丽却沉醉在他的这片若即若离?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