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葱岁月患重症自有青葱之情来守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3:06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div>

他13岁时患上了白血病,两次换髓,都失败了。唯一的生命通道被堵死,这个因病早熟的少年,绝望了。他的梦那么简单那么渺小:他只想和别的孩子一样,在青春飞扬的年纪,念大学。一个同样稚嫩的女孩走近了他。她说:“你的翅膀折断了,让我做你的翅膀,帮你飞吧!”这是少男少女才有的安慰和幻想,任谁,都没有当真。然而,说这话时,少女是认真的……

少年折翼还有同桌的你

孙源隆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父亲孙文开了家酒店。孙源隆1岁时,父母因性格不和离异,他跟父亲相依为命。孙源隆读初二那年,莫名地经常发烧。父亲带他到长春吉大医院检查,结果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

孙家的天塌了!孙文马上给儿子做了配型,可惜父子俩是半相和。在等待配对骨髓的过程中,病情不断恶化。眼看要错失手术机会,孙文只好和儿子做了半相和骨髓移植手术。

手术后,孙源隆又回到学校,一边读书,一边进行后期治疗。没想到,仅仅过了不到半年时间,孙源隆的病情再次复发了!孙源隆绝望了。他哭着对父亲孙文说:“爸,你别管我了。”孙文紧紧地抱着儿子:“儿子,你还小,你成绩好,吉它又弹得那么棒……”父子俩一起哭,他们不怕磨难,可换髓失败,意味着孙源隆唯一的生命通道被堵死了。

这天,孙文给孙源隆的同桌蔡秋月悄悄打了个电话。他唯一的希望,都在那个瘦弱的、有着甜甜笑靥的女孩身上了。

蔡秋月也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不知何时起,一种别样的情愫在这对少男少女稚嫩的心里悄悄滋生……

孙源隆住院期间,蔡秋月每天都去看他,每天都带来一样小礼物——一串用彩纸折成的千纸鹤,一个用广告页粘成的花环……那些透着细腻和温暖的小物件,成了孙源隆每天痛苦难捱时的“解药”,他看着摸着,常常笑出声来。他让父亲给自己买来精美的卡片,回赠给蔡秋月:“我落单了,同桌的你,愿意等一下我吗?”“秋月,你是驱散阴霾的天使”……他眼里的依恋,像春天的枝桠。

这一切,孙文都看在眼里。现在儿子全然把自己封闭起来,甚至再也不提蔡秋月,只是在收到她的短信和电话时,他的脸上会浮现出几丝生气。儿子对这个女孩的心思,孙文何尝不懂?若是儿子身体健康,他一定支持儿子去追她。可是,现在,他只有厚着脸皮去求秋月了。他说:“秋月,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来求你了。请求你委屈一下,经常去看看源隆,劝劝他,也只有你的话他才肯听。要不,我怕他会撑不下去……”

这个悲戚的父亲,满眼的祈求和卑微,蔡秋月并不很懂,但她还是答应着:“叔叔,我是他的同桌,我也希望他好起来。”

蔡秋月来到医院。护士来给孙源隆打针了,他一口拒绝。蔡秋月拉住他的手:“你快点好起来。你不想继续做我的同桌吗?”孙源隆眼里的光亮在一点点放大,脸色绯红:“如果我还能活下去,如果我彻底康复了,你会……你会永远做我的同桌吗?”永远的同桌?15岁的蔡秋月已懂得这里面的含义,她伸出小手指,轻刮了下他的鼻子:“你只是翅膀折断了,我会做你的翅膀,一直帮你飞!”孙源隆的眼里顿时充盈了满满的光亮,乖乖地让护士给打针。

孙源隆让爸爸给自己带来了吉他。医院长长的走廊里,到处都是欢快、悠扬的曲调。第二天,蔡秋月来,他弹唱了一曲自己写的歌给她听。然后,他把自己冰凉的手放在她柔软、温暖的掌心里:“秋月,我跑得很慢,但我一定会一直一直跑下去,直到有一天赶得上你。”蔡秋月回握住了他的手:“我会等着你。永远做你的同桌。”

送蔡秋月离开时,孙文充满了歉疚:“孩子,真是难为你了!你还在初中,我却给你出了这么大的难题。这会给你造成多大的压力和负担啊。我刚才想通了,这不是你该去承受的。以后,你别来了,偶尔给源隆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我就感激不尽了!”路灯下,蔡秋月踢着脚下的石子:“叔叔,你放心,我和他都是没妈疼的孩子,我不会扔下他的。”

在回去的公交车上,蔡秋月哭了一路:如果每天给孙源隆打一个电话,或者隔一段时间来看望他一次,那太容易了。可她不想让他孤单绝望,不想让他把梦想落下。他的梦想是念大学啊。可自己现在还在读初中,她孱弱的肩能背负两个人的梦想吗?她从没有像那一刻,希望自己一夜之间长大。

从那以后,蔡秋月每天都到医院里去陪伴孙源隆,和他聊天、给他讲笑话……

再寒冷的严冬我们一起扛

孙文又凑齐了20万元钱,将孙源隆送到北京,再次做骨髓移植。为了增加成功率,孙文每天都要锻炼五六个小时,增强体质和骨髓细胞的活力。蔡秋月则每天准时打来电话,变着花样给孙源隆打气加油。听到孙源隆对着手机,弹吉他,唱情歌给自己听,她总是笑吟吟的:“你快好起来,我要当面听你唱歌”……

孙源隆进入净化舱,他和父亲将再次进行半相和移植。这一次,为谨慎起见,孙源隆留在医院做了系统的后续治疗。3个月后,医生宣布手术非常成功了:“如果在5年内不再复发,就彻底痊愈了!”

孙源隆父子欣喜得热泪横流。可5年那道坎,孙源隆能成功迈越吗?孙源隆两次换髓,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还欠下了二十几万元外债。后期治疗的费用,无疑是一座新的大山,狠狠地压在了孙文身上。由于一心照顾儿子,酒楼也倒闭了。孙文只得将儿子托给妹妹照顾,自己去北京打工赚钱去了。

半个月后,妹妹打来电话哭着说:“孩子嫌药太贵,偷偷停了两次,今天检查下来,情况不太好。”孙文心急火燎地赶回吉林市,悲泪横流对儿子说:“儿子,你不要为爸爸,为钱担心,只要爸爸有一口气,我都要让你好好活下去。可你不能再冒险了停药了,求求你了!”孙文不敢再离开儿子,于是,他一咬牙,将父子俩赖以居住的房子卖掉了。随后,他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平房,父子俩搬了进去。

蔡秋月得知孙源隆搬家的消息,赶过去看望。见父子住在那么狭小的地方,蔡秋月才知道他们把唯一的一套房子卖了!蔡秋月难过地说:“叔叔,源隆这种病,环境也很重要,你们还是要去租一套好一点的房子住。”孙源隆却笑嘻嘻地对蔡秋月说:“没事,我会适应的。你一来,这个房子马上就亮堂了呢!”蔡秋月的眼泪差点流下来,此时,她才意识到,孙源隆已经离不开她了!他那孱弱的身体、脆弱的心灵,都需要她的守护。最初,她只是应允了孙爸爸的请求,满足着孙源隆的依恋,可这几年,他分明一点点走进了她的心,日日充盈。如果这份朦胧的爱,能让孙源隆坚强地面对疾病,那她何不更勇敢一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