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呼格吉勒图案再审聂树斌母亲打来问候电话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13 18:07:57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0

今天上午,呼格吉勒图的哥哥来到呼格的坟前,将再审决定书的复印件点燃,告慰弟弟。

呼格的父亲在《再审决定书》上签字

为避免呼格吉勒图的坟头被渣土掩埋,家人年初特意将坟头围了起来

法制晚报讯昨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工作人员给呼格吉勒图的父母送达了案件再审决定书。

等待了18年,无数个不眠之夜。当获知法院要来家里送再审决定书的前一晚,呼格吉勒图父母又是一夜没睡,然而,这个不眠之夜却与以往有质的不同。从前的悲苦灼心变成了现在的激动兴奋。

因为,这一次的希望——是真的。

从得知案件即将启动重审到等待法院工作人员送达再审决定书,再到“把消息告诉九泉之下的儿子”,短短的24小时有如漫长的18年。《法制晚报》记者见证了呼格吉勒图一家的跌宕起伏。

今天一早,哥哥代表全家来到弟弟坟前,点燃再审决定书,将消息“说给呼格吉勒图听”。

上午现场哥哥点燃再审决定书告慰呼格

11月21日一大早,呼格吉勒图的哥哥昭力格图早早就来到了离呼和浩特市区15公里外的呼格吉勒图的坟前。在坟前,他说,“弟弟,你的案子已有转机,法院已决定再审了。”说话间,他将再审决定书复印件点燃,想借着火光告知泉下的呼格吉勒图。

再审决定书在火光中熠熠生辉,火苗舔着坟前的墓碑,把不大的坟冢一角照得通红,一阵风吹过,坟上的枯草在寒风里不住地颤抖。

昭力格图说,18年前,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土堆,弟弟就葬在了这儿。如今,四周渐渐盖起了不少建筑,除了家人以外,呼格吉勒图坟前,也有了其他人的“足迹”。

接到法院送达的案件再审决定书后,尚爱云和李三仁一直都想把这一消息及时告诉呼格吉勒图。由于尚爱云的胃病,李三仁的身体也禁不住来往路途的折腾,老两口不得不把这个未了的心愿委托给大儿子昭力格图来完成。而他们,也将在对再审的等待中迎来新的一天。

获知再审父母睡不着!一夜没睡

11月的呼和浩特,寒冷早已光顾了这座北方的城。但自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外宣布正在对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奸杀案进行复查以来,呼格吉勒图的父母李三仁、尚爱云夫妇近些天心里却是比往常增添了些许暖意。

18年的丧子之痛以及9年不断奔走的艰辛,随着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的一句“法院将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究’依法公正处理此案”的表态,老两口心中的哀怨逐渐淡去,所承受的苦难此刻在他们眼里也显得微不足道,心中升腾的是对该案能够早日再审的希望。

他们所等的这一天终于来了。11月19日晚,尚爱云接到了呼格吉勒图案的代理律师苗立打来的电话。苗立告诉她案件有了新的进展!11月20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将会把案件再审决定书送达她家。“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情激动得使我老两口躺在床上一夜没睡,睡不着啊!”她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18年前的1996年4月9日,18岁的呼格吉勒图和工友闫峰夜班休息时,听到女厕内有女子呼救,当他赶到女厕时,女子已身亡。呼格吉勒图随后被认定为“杀人凶手”。61天后,法院以流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予以立即执行。

2005年,“4·9”女尸案“真凶”赵志红落网,赵志红准确指认了当年作案的现场。在羁押期间,赵志红向检察机关写了一封“偿命申请”。在尚爱云的记忆中,1996年儿子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从2005年“真凶”赵志红落网至今的9年时间里,案件的复查并不是第一次。

一位当年参与复查该案的复查小组核心成员也证实,赵志红归案后的供述,促使相关部门组成复查小组对此案进行了复查,并于2006年将复查出来的问题逐一列出书面上报了。

尚爱云说,这次的复查与上次的相比,效率很高,时隔不久法院就决定案件再审,实在是出人意料。“但我心里也很忐忑,不知道再审决定书会写些什么内容,更不知道何时再审。”在回答记者一夜没睡在想什么的问题时,她说。

而李三仁,在2011年就被查出肺癌,之后做了肺部切除手术,能等到儿子案件的再审,对他来说,拖着病痛、心痛上访的日子终于有头了。

接到决定书母亲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11月20日,一大早。大儿子昭力格图醒来就发现父亲李三仁已经在客厅走来走去多时了。询问得知,老父亲一夜没睡,并已经早早给家人烧好了洗脸水、做好了早餐,“更多的时间是背着手在客厅里不停地踱步,嘴角带着笑。”昭力格图这样描述父亲激动等待法院工作人员来送再审决定书时的样子。

而母亲尚爱云此时已经不在家。这些天来一直在医院治疗胃病的她,为了能准时亲手接到法院工作人员送达的再审决定书,更是比以往更早前往医院排队看病。

11月20日上午8点30分左右,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庭长暴巴图带领法院的工作人员到了呼格家的家门。李三仁已经激动得“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尚爱云也前脚刚从医院“火急火燎地进家”。法院工作人员将再审决定书送到了尚爱云夫妇的手上。接过决定书尚爱云再也抑制不住,双手掩面失声痛哭——这哭声中有激动、有希望,亦有“终于盼得有个头”的宣泄……

老两口用有些发抖的手拿着那张再审决定书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张薄薄的纸,此时在他们手里似有千斤重,“要知道,等到这份再审决定书,我等了许多年,日思夜想。”谈及见到再审决定书时的心情,尚爱云说。

父亲称法院允许自聘律师调卷

李三仁面对这份再审决定书,一夜无眠的疲倦和那份激动与喜悦都写在布满皱纹的脸上。他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为死去的儿子奔走与呼吁多年,今天案件终于有了重大转机,“一夜不睡觉,也值!”

然而,尚爱云亦有着自己的担心“不知案件再审何时开庭,还有案件是否能够公开审理?希望尽快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暴巴图向她表示,法院会按法律程序办,“案件何时再审,我只能说很快了。”

11月20日下午,一直都处在媒体包围中的尚爱云家里,又来了四位身着法官制服的人。李三仁说,他们是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为再审呼格吉勒图案而组成的合议庭的法官们,“一个审判长,两个审判员,还有一个书记员,几人级别都不低,他们让我看了一个文字材料,其中一个是厅级。”

“他们告诉我,由于我儿子已经死了,案件再审将采用不公开审理,书面审判,并且允许我聘请的律师调卷。”李三仁说,“这些法官都很客气,说如果我认为哪个法官和这个案子有关系需要回避,他们会换人。”

聂树斌母亲打来问候电话

11月20日晚,当采访的记者逐渐离开,尚爱云才有工夫坐在沙发里享受着近些天来少有的清闲,下午法官们的二次造访以及他们的表态,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邻居们也三三两两来到她家里慰问,和她谈论与案子有关的事时,已能见到她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

她说,对呼格吉勒图案能受到社会各界这么大的关注始料未及,“今天还有一个山东的网民专门打电话给我,说对我的举动很支持很佩服。”

她还告诉记者,这些天许多人的慰问电话给了她很多温暖,来自河北鹿泉的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也打来了电话,使她能切身体会到一种特殊的含义。

尚爱云说,2010年,她和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北京相识,当时她们都是在各自为儿子的案子奔走,去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此后,这些年来双方也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

晚7时30分,尚爱云又接到了张焕枝打来的问候电话,接到电话的瞬间,她的眼睛再次湿润了,“这几年,我这边案子有什么进展,她都鼓励我,她那边案子有没有进展她也时常给我说。”她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GB901高压双头螺栓级别10.9级45Cr

不锈钢弹性圆柱销GB879

不锈钢吊环螺母DIN582

合金钢紧固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