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水泥商的转型水泥窑垃圾处理未来五年快速扩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30:14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水泥商的转型:水泥窑垃圾处理未来五年快速扩容

武汉市新洲区陈家冲垃圾填埋场的部分垃圾如今不再需要填埋了。自9月3日开始,每年将有35万吨的生活垃圾被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水泥”)变为燃料及原料用以生产水泥。

武汉市新洲区陈家冲垃圾填埋场的部分垃圾如今不再需要填埋了。

自9月3日开始,每年将有35万吨的生活垃圾被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水泥”)变为燃料及原料用以生产水泥。

按照设计目标,这个投资1.5亿元的垃圾生态处理厂每年可以“吃掉”新洲区垃圾年度总量的3倍以上,可为华新水泥节省4万吨原煤的燃料支出;更为重要的是,经过水泥窑的高温长时煅烧,据称数十万吨的垃圾几乎可以不留痕迹地“凭空消失”。

这项始于2011年的投资不仅为华新水泥夯实了环保业务板块,而且还等来了好时节。

2013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规定节能环保产业的年均增速要保持在15%以上,预计到2015年其年总产值可达4.5万亿元,成为国民经济新的支柱产业。业内预测,仅垃圾“热处理”方式就将分享到超过1000亿元的市场机会。

在垃圾处理的同时,水泥窑垃圾处理还可为水泥厂提供原料及燃料,据测算,利用6亿吨水泥产能的装置,即可处置全国一半的垃圾。如能解决技术适应性、政策缺失、利润偏低及标准空白的难题,水泥窑协同处理方式在继填埋、焚烧后,将上升为城市垃圾处理的重要一极。

传统处理方式疲态尽显

挪威甚至规定城市垃圾全部运用水泥窑协同处理方式消纳。

与瑞士水泥生产商豪瑞集团合作后,华新水泥的环保板块业已逐渐展开手脚。

目前,华新水泥运营的环保工厂分别位于武穴、宜昌、秭归、黄石、赤壁和武汉,可以处置生活垃圾、市政污泥、三峡漂浮物及工业危废,年综合处置量67.6万吨,并已在天津、上海、广东、湖南、河南、重庆及湖北等地陆续开展水泥窑协同处置业务。公司预计,到2017年,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总量可达到2000万吨/年,这意味着,全国1/10的生活垃圾将由华新水泥处置。

将水泥窑用于垃圾处理并非华新水泥一家。金隅集团、海螺水泥、中材集团、淄博鲁中水泥甚至新疆天山水泥均有此项规划或落地项目。

众多大型水泥制造商的一致行动,缘于中国垃圾量的急剧攀升和传统处理方式的弊端显现。

据官方数据,2013年城市垃圾总量已达1.8亿吨,在中国的近700个城市中,有2/3的城市面临垃圾围城局面,中国城市生活垃圾堆积量已超过80亿吨,由此侵占的土地面积累计超过5亿平方米,并且,垃圾造成的污染已经蔓延至农村,但全国却有30%的城市尚未建成合适的垃圾无害化处置设施。

然而,中国垃圾处理的现状却不尽人意。目前,中国垃圾的处理方式主要包括填埋、焚烧、堆肥,其中以填埋为主,占78%左右。业内普遍认为,填埋并未解决问题,而是掩盖问题。

焚烧虽然可以实现垃圾减量化,但这种方式投资大,并有可能产生有毒气体二恶英,其底渣和飞灰须经二次处理。垃圾焚烧的场址选择曾经引发多起群体事件。堆肥在我国的应用则几乎可忽略不计。

发达国家垃圾处理的发展轨迹历经了类似中国即将发生的转变,欧盟国家开始也以填埋、焚烧为主,但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多次渗漏事件使欧盟发现,填埋方式所采取的补救措施成本太高、收效甚微,且不能根治二次污染的隐患。2007年后,德、英等国相继出台新政:尽量少用填埋场和焚烧炉,尽可能地全部及时处理,同时对水泥工业消纳可燃废物与城市垃圾的前景颇为看好,挪威甚至规定城市垃圾全部运用水泥窑协同处理方式消纳。

<<首页12末页>>

水泥窑协同垃圾处理利弊考量

建立一套垃圾分拣系统至关重要。

在华新水泥总裁李叶青看来,水泥窑垃圾处理满足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三化”原则提出于2005年《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

李叶青告诉记者:“与传统的填埋、堆肥、焚烧手段相比,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技术无需占用大量的土地资源,并将大幅降低对水源、空气的污染;与新兴的垃圾焚烧发电相比,水泥窑方式节省投资并会减少底渣、大气二次污染的风险。”

“由于水泥窑的固有特点,二次污染将得以避免。”为华新水泥提供技术合作的豪瑞集团亚太区总裁陶可瑞(音译)对记者称。

据陶可瑞称,水泥窑具有天然的高温稳定环境,从200度至2000多度的高温,适合处置不同类型的垃圾,且在窑内停留6-10秒,可以彻底消灭二恶英(消解二恶英需在850度高温下停留2秒以上)。

其他有毒气体诸如氯化氢、硫氧化物等,可被水泥的主要成分碳酸钙吸收,因其在燃烧过程中产生氧化钙。

而重金属通过物理封固、替代、吸附等作用,将被固化在水泥熟料的晶体结构中,垃圾焚烧后的灰渣成为水泥熟料的一部分。根据《城市生活垃圾中重金属对水泥性能的影响》的研究结果,生活垃圾中的重金属含量低于造成危害的程度,不会对水泥性能带来影响。

事实上,水泥窑几乎可将垃圾彻底“吃”干净。由于水泥窑的负压及全封闭特点,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气体不断被吸入回转窑,在高温下彻底消解,垃圾废液可在窑底用高压打入窑内,高温处理掉。

其初始投资主要集中于垃圾预处理工厂,以华新水泥为例,预处理场总投资1.5亿元,低于垃圾发电甚至堆肥的投资。此外,垃圾的燃烧可替代部分燃煤支出及水泥原料,灰渣是水泥原料的重要来源,从而避免垃圾发电带来的灰渣处理难题。

华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焕忠告诉记者:“利用6亿吨水泥产能即可处理中国的一半垃圾。”

但水泥窑垃圾处理也并非完美无缺。

由于城市生活垃圾中氯含量较高,将会导致水泥窑中700度的位置生成低温共熔物,容易造成预分解系统结皮,严重时造成堵塞;而如果氯含量过高,在制成混凝土后(高于0.015%),会腐蚀钢筋,建立一套垃圾分拣系统(如重力分选机)至关重要,但为此要增加投资。

此外,中国有其特殊的“垃圾国情”,城市垃圾和污泥40%-70%的含水率远高于国外发达国家,并且由于无机物含量高,致使垃圾的热值通常只能为750kcal/kg,不利于燃烧放热。而各城市的垃圾成分差异也较大。

据悉,可供华新水泥处置的废物不只城市垃圾,还包括市政污泥、工业危废及三峡漂流物。与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类似,华新水泥位于黄石的市政污泥处理,可为水泥生产提供燃料及原料,2011年12月投产至今,华新水泥总共处理了17000吨污泥,而此前,黄石市的污泥均填埋至附近山区中。

技术、政策、标准待完善

大多数鼓励政策较为笼统,价格政策空白。

事实上,水泥窑协同处理垃圾在国际及中国早已有之。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就开始研究可燃性废料作为替代燃料应用于水泥生产,降低生产成本。在各国政府政策的支持和鼓励下,水泥制造商使这项技术得到了广泛应用。目前世界上至少有100多家水泥厂在用可燃性废弃物替代燃料。

以法国拉法基公司为例,作为水泥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位的跨国公司,拉法基公司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究推进废弃物代替自然资源的工作。经过近30年的研究和发展,目前可燃性废弃物替代自然矿物质燃料的替代率可以达到50%左右。该公司使用可燃性废弃物种类繁多:如废油、废溶剂、废轮胎、动物粉(肉、脂肪)、稻米壳、棕榈油壳等各种可燃性工业废弃物。

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位于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大企业开始尝试。

但限于国内技术、政策、标准有待完善,这种垃圾处理方式的进展难如人意。

企业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国外技术本土化。

华新水泥等企业发现,简单地拿来国外技术并不能马上开工。李叶青告诉记者:“与国外成熟的垃圾分拣系统不同,中国垃圾中的‘汤汤水水’太多了。”据测算,中国的垃圾含水量在40%-70%,而经过中国百万“拾荒大军”的分选后的垃圾热值过低,两者均不利于燃烧。

王焕忠告诉记者:“华新水泥的垃圾预处理系统是改良后的成果。”

而制约企业积极性的最重要因素是经济性。李叶青认为,目前只有工业危废能够保证盈利。

事实上,水泥窑协同处理垃圾的处置费需要一个一个城市去谈,以华新水泥陈家冲项目为例,市政府补贴垃圾处理费70-80元/吨,该项目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李叶青向记者强调,表面上垃圾填埋费45-60元/吨的价格低于水泥窑方式,但这是由于中国垃圾处理的标准太低所致,“看不见就行了”李叶青说:“这肯定会带来隐患。”

与城市生活垃圾处理一样,华新水泥位于黄石的市政污泥处理项目同样无法盈利。

据悉,承接黄石4家污水处理厂污泥的华新黄石项目去年亏损200余万元,并暂时由华新水泥埋单。

记者梳理垃圾处理的所有政策后发现,虽是鼓励发展,但大多数政策较为笼统,未能落到实处,均为带有“规划”、“指导目录”、“指南”字样的政策,而真正涉及价格的政策仅涉及垃圾填埋、垃圾焚烧发电等处置方式。

相关标准的缺失同样制约水泥窑处理方式的发展。虽然《水泥窑协同处置工业废物设计规范》国家标准已经出台,但是对处理废弃物企业的优惠政策以及垃圾、污泥处理的环保标准仍属空白。

虽然水泥窑协同处理方式面临诸多难题,但业内普遍看好其前景。

事实上,即使目前亏损,华新水泥仍在加大环保产业投入,这取决于其对市场前景的乐观预期。李叶青相信,环保产业将成为华新水泥利润的重要增长点。

<<首页12末页>>

激光测距仪

天然花岗岩

乳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