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黑龙江经济下滑是结构性下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54:01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黑龙江经济下滑是结构性下滑

一季度经济排名全国最末位,黑龙江经济亟待转型,为稳增长该省推出65条政策措施,计划安排3000亿元资金促进经济增长。对此,有专家担心这样的刺激政策会影响改革和转型,而以能源、资源经济为主,又是老工业基地的黑龙江最需要的就是改革和转型。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黑龙江省政府科技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陈永昌。在他看来,65条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政策,其政策效应的发挥需要推动改革营造新的环境、新的体制机制。

改革任务紧迫

《21世纪》:一季度全国经济增速黑龙江排名是最末的,黑龙江是一个能源资源大省,现在转型压力有多大?应该怎样转型?

陈永昌:这个问题综合地看是计划经济留下的旧产业结构、能源结构造成的,所以这个下滑是结构性下滑。要想根治这个问题,把下滑的压力变成经济转型的动力,黑龙江抓改革、转方式、调结构,这几个方面各有挑战性。

转方式现在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是红利转型,我们过去靠人口红利支撑经济发展,计划生育政策到今天,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补充不足。人口红利不在了,今后的红利就是改革红利,加快改革,营造新制度红利。

黑龙江最早解放,最早进入计划经济,改革开放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时候黑龙江又是最后一个撤出计划经济的。所以计划经济的旧胎记在黑龙江身上表现得更深更重,改革的任务更紧迫。

第二个转型就是驱动转型,过去靠要素驱动,现在转为创新驱动。过去黑龙江是资源大省,靠要素增加投入,搞扩张型的经济,再就是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这种粗放增长造成大量的产能过剩、重复建设,所以现在转向创新驱动:观念创新出活力,体制创新出动力,结构创新出潜力,科技创新出竞争力,把中央提出创新驱动概念在黑龙江具体化。

第三个就是企业的增长模式要转型。过去靠旧“两型”,上项目也好,招商引资也好,都是资源密集型、劳动力密集型,现在看这个东西走到尽头了,得转向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

《21世纪》:消除计划经济影响也是黑龙江一大问题。

陈永昌:是的,经济转型第四个转型就是主导转型,由政府主导型转向市场主导型,这是最根本的转型。过去计划经济全是政府主导经济,导致命令经济、刮风经济,政府不投入经济就下滑,投入之后重复建设产能过剩,就是一种紧缩、放宽的周而复始。所以要让市场主导,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动性作用,这才能进入良性循环,才能可持续发展。

这次一季度黑龙江经济下滑的情况受到了全国的关注,国务院发改委几个主任轮番到东北进行调研,所以我们压力很大,立即出台了65条政策,来拉动经济加快运行。

3000亿投资由市场主导

《21世纪》:65条安排了3000亿元投资,钱从哪里来呢?

陈永昌:3000亿元主要靠招商引资解决,政府拿不出这些钱来的,一是拿不出来,二是也不能这样去投。政府给点杠杆资金,撬动大资金,政府投点小钱引大钱,用这个思路吸引南方资本、海外资本到黑龙江参与国企改革,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咱们给政策、给平台,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21世纪》:您认为65条是不是一个短期的刺激政策?

陈永昌:现在看不出来,给政策、搭平台这是引导作用,真正主导靠市场化运作,靠资本的力量。现在企业贷款难,贷款贵,企业贫血现象很严重,这也是影响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

65条出台一个工业贷款周转资金拿10亿元,这样引导企业加快融资,解决“贫血症”。这10个亿拿出来之后是四两拨千斤,形成杠杆撬动作用,会为1500个企业减少贷款利息支出2个亿。这10个亿能带动上百个亿,这就是信贷支持。65条发布之后,大家对这个充满了希望,黑龙江在特殊时期就得出台特殊型政策,用关键性的举措带动经济。

《21世纪》:我看65条还有一些改革的信号的释放。这个主要是针对哪些方面?能有什么带动作用?

陈永昌:黑龙江是欠发达省份,计划经济旧胎记下,改革任务很重,每项工作都要体现改革在先,改革这条红线时时刻刻都是政策的主旋律。推动改革营造新的环境、新的体制机制,才能放大65条的政策效应,没有改革一切问题都没有出路。

打造新增长点

《21世纪》:黑龙江经济转型里面还有一块是老工业基地的改造,老工业对东北来说是一个普遍的问题,那黑龙江老工业怎样调改?

陈永昌:老工业在计划经济年代是辉煌,现在是包袱,必须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过去煤、木、油、粮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核心,现在是制约黑龙江经济发展的四个短板。另个,非公有制经济也是黑龙江先天性的短板,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晚,民营企业很少,国有经济比重太高,所有制结构不合理。

这些问题怎样解决,就是下功夫调结构。一季度黑龙江经济下滑是结构性下滑,这个判断必须首先明白,是过去计划经济留下的结构不合理延续下来的,是结构的问题。怎么办?下决心动手术,调结构,优化结构,大幅度增加营养,发生质的变化。

《21世纪》:现在老工业基地调改,体制问题改起来还是非常难。央企其实和地方的关系现在可能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

陈永昌:地方想让央企多支持,再搞扩大生产,别往外省投,扶持本地发展,央企让地方给背办社会的包袱。

《21世纪》:互相都有利益诉求。

陈永昌:对,央企包袱交给地方,不给钱,或者少给钱,地方财政往里投钱,地方会说我给你投钱了,你得给我点项目,再投资往我这里投,拉动发展,还是利益问题。

《21世纪》:对黑龙江这种资源大省,对地方来说可能觉得央企拿走的利益太多了,然后给地方留下的太少,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陈永昌:那是国家的分税机制体制造成的,央企税收国家拿走太多,地方留得太少,产值、GDP全口径归地方,税收不是全口径的。留下办社会的包袱,留下环境污染等后遗症,都得地方解决。

《21世纪》:现在我们看黑龙江要经济转型,要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说粮食,比如说对俄贸易,还有其他的旅游资源等,这些能不能成为新的增长点?

陈永昌:第一,黑龙江是黑土原生态,生产绿色有机食品黑龙江有资格有能力。但问题是没有品牌效应,二没有期货市场,光有生产权没有定价权,品牌多乱杂,相互内耗,竞价销售,把这个行业搅黄了。现在要走高端市场定位,高端品牌。

第二就是对外开放,发展对俄贸易以及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打造新的增长点。

河北女短裤批发

南京皂碟

湖南48v电动车电瓶价格

成都泥鳅苗

相关阅读